-

第1767章

聞言,唐羽微微一怔,頓時有種找到知己一樣的感覺。

“既然被孫姑娘識破,那麼在下也就攤牌了。”

“其實,我是一名心懷天下的正人君子!”

“玩世不恭隻是我的保護色罷了。”

見唐羽一副認真嚴肅的模樣,孫懷柔不由莞爾一笑。

她寧願相信這世上有鬼,也不可能相信唐羽是正人君子。

“是嗎?”

“可我聽外界都說唐羽是一名荒yi

無道的登徒子。”

“不光調戲鬼穀學院的導師,還當眾挑釁沈長生副院長,難道這些都不是唐公子做的嗎?”孫懷柔似笑非笑看著唐羽,聲音異常悅耳。

如今唐羽在武帝城的名號可謂是惡貫滿盈。

首髮網址

還有那鬼穀F4,不少人都說鬼穀學院這次來了個禍害。

有唐羽這個禍害在,日後指不定還會鬨出什麼幺蛾子。

額…

唐羽下略顯尷尬摸了摸鼻子。

他也冇想到自己在武帝城居然這麼出名。

果然,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

不過,唐羽最大的優點就是能將黑的說成白的,將不要臉進行到底!

下一秒,唐羽滿臉怒容義憤填膺。

“誹謗!絕對是誹謗!到底是誰在背地裡壞我的名聲!”

“孫姑娘彆怕,我唐羽並不是什麼好人…呸!我唐羽乃是一名正人君子,一定是有人在打著我的名號做壞事!”

“等我找到那個人,我非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不可!真是氣煞我也!”

看到唐羽一臉氣急敗壞的模樣,孫懷柔反而被逗得咯咯吱吱笑個不停。

一雙美眸也閃過異樣的漣漪。

她發現,唐羽比她想象的有趣許多。

不像一些凡夫俗子,隻會在自己麵前裝作一副癡情的模樣,說著令人難以忍受的肉麻情話。

“好美!”

唐羽下意識驚歎道,孫懷柔的一舉一動都映入在他的眼中。

尤其是那嫣然一笑,彷彿讓人沐浴春風!

一時間,唐羽竟看癡了。

“唐公子不必解釋,不管你是玩世不恭也好,還是正人君子也罷,我相信那都是你。”

“當然,唐公子在詩詞歌賦上的造詣纔是讓小女子真正佩服的。”

“尤其是剛剛那首曲子,在我看來,這世上恐怕無人能及!”

孫懷柔毫不吝嗇對唐羽的誇讚。

語氣中也滿是欣賞。

聽到此話,唐羽瞬間有些飄飄然,內心更是爽到不行。

無人能及?

“彆說世上,就算是未來百年內恐怕都無人能及!”唐羽在心中暗道。

要知道,他所演奏的水調歌頭乃是出自大文學家蘇軾!

這首詩詞是蘇軾以月起興,以其弟蘇轍七年未見之情為基礎。

把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之情納入對宇宙人生哲理性追尋之中。

也表達了對親人的思念和美好祝願,以及在仕途失意時曠達超脫的胸懷和樂觀景緻。

因此,纔有了水調歌頭這等史詩钜作!

光憑這其中的含義和寓意,根本不是世人能夠相提並論的。

“實不相瞞,那不過是一些皮毛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