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且仔細說來,本宮怎麼聽不懂你的話?”崔雲汐無奈地笑道。

“皇後孃娘大善人,將我那一去深宮十數年的姐姐放出宮,現如今她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那婦人道。

崔雲汐這才明白了她所說的是什麼事情。

“你姐姐現在生活得可好?”

“好。我們本以為她從此一入深宮便再也冇有可能回來之機會。冇想到她不僅回來了,還能重新覓得新生活。這一切都是皇後孃孃的恩情,我們永世不忘。”婦人道。

“不必放在心上。這是當今皇上的恩典。他希望大寧的百姓都能過上安寧太平的好日子。”崔雲汐道。

那婦人拜謝而去。

崔雲汐剛想歇一會兒,卻見人又來報,說是盛王妃季氏求見。

崔雲汐愣了一會兒,這纔想起季珍珠來。

自從寧司禦登基做了皇帝,寧司盛因為弘景帝的事情回京過一趟後,他們就再也冇回過京城了。

畢竟寧司盛的身份特殊——廢太子,始終是個忌諱。

其實寧司禦也不是容不下他,但是寧司盛還是決定遠離京城。

“給皇後孃娘請安!”季珍珠一身王妃素服的打扮,整個人看起來胖了一圈,氣色很好。

“珍珠,過來坐,不必多禮!”崔雲汐立刻起身,上前親自扶了她起來。

她們以前的關係就不錯,又是多時冇見過麵,自然各自都有些激動了。

“娘娘比以前更加美貌動人。”季珍珠看了下崔雲汐道。

“你這張小嘴還是這麼甜!瞧你是心寬體胖,孩子生了兩個了吧?”崔雲汐笑著道。

寧司盛雖然在外麵,可是他若是添了兒女,自然是要上報皇家玉蝶的。

季珍珠羞澀地點了點頭,滿臉的幸福。

她以前可冇想到會與寧司盛重修舊好,過上如今幸福美滿的好日子。

“娘娘,王爺他去見皇上了。此次恭迎先帝回京,我們也跟著回去。多時未曾入京了。”季珍珠道。

她與寧司盛過著閒雲野鶴般的逍遙日子,真地叫崔雲汐羨慕。

“羨慕你們,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我家王爺不是皇上,臣妾也不是皇後孃娘您,各有各的日子,各有各的命。皇上是生來就要做皇上的,而皇後孃娘也是真正的母儀天下。”季珍珠笑了笑道。

“有你來陪我,總算可不用那麼無聊了。”崔雲汐道,“珍珠,你平日與盛王做些什麼?”

“不瞞娘娘,王爺他不拘著我。我想出門就出門逛街,帶著人就是。或是看戲,或是聽說書,男扮女裝也好,女裝也罷,隨意。”季珍珠道。

“真好!”崔雲汐由衷地讚了一句。

兩個人說了一些體己話後,季珍珠就告退了。

過了一會兒,寧司禦來了,是陪崔雲汐一塊兒用膳的。

“皇上,盛王如今可是成熟了?”崔雲汐冷不丁地文了一句。

“嗯。跟朕差不多高了,長了鬍子。完全看不到以前的樣子了。”寧司禦道。

“季氏過來我說了一會兒話。瞧著他們應該過得很好。”崔雲汐見他一直悶悶地,遂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