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秦梟回到家,哪裡還有葉星叢的身影?

“太太出差去了啊,我以為她告訴您了。”吳姨看著秦梟難看的臉色也有些侷促,追在秦梟身後解釋。

“不是說事關她的事都要讓我知道的?”秦梟聯絡了Sylvie,對這個決定大為不滿。

“葉星叢說是您批準的。”Sylvie不明所以地回。

“葉星叢在騙你,我冇有批準。”

那邊沉默良久,突然說:“你對待妻子的態度不對勁。”

“什麼?”

“她是一個自由的成年人,而不是你三歲的女兒,並不需要事事操心。”

“不,在我眼裡,她就是個隻有三歲的女兒。”

“秦,你的佔有慾讓人害怕。”又過了一會兒,Sylvie說。

對葉星叢的佔有慾這一點,秦梟也早就發現了,所以他並不反駁Sylvie的話。

他特地改簽了上午的飛機,就是為了早點見到葉星叢,把昨晚的事解釋清楚,誰知,這個傢夥躲得倒是早!

再打電話,那邊接了。

“葉星叢,出差不知道打聲招呼?”想著哄她,一開口卻是不中聽的話。

“哦,秦總,我出差到Y市了,一週後回。”葉星叢從善如流,電話裡聽不出情緒。

她叫他秦總!秦梟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待他正要說什麼,那邊已經掛了。

葉星叢打定主意出差,一來想靜靜,二來Y市到L市坐高鐵隻有20分鐘的距離,方便她過去看楚家的項目。

楚卓群得了菜花,無心管理楚家,權力慢慢向楚然傾斜,她要做什麼也更方便了。

一行人到Y市不過下午五點鐘,辦理完入住後,熱熱鬨鬨一同出門吃了晚飯,又四處逛了逛,等回到酒店時,已經是晚上9點了。

“秦總好。”

剛進酒店大堂的門,原本有說有笑的同事們突然安靜下來,老老實實地打招呼。

秦梟正坐在沙發上喝咖啡。

這個時間他不應該剛到T城嗎?居然追到了這裡來?

葉星叢想起自己兩次掛了他電話,有些心虛,抿了唇不說話。

“我餓了,走,一起回房吃宵夜。”秦梟起身,冇看到她的表情似的,伸手摟了她的腰,就要把人帶走。

葉星叢身子一僵。

她的身體從不撒謊,親近時是溫軟的,抗拒時,是僵硬的。

他記得第一次她脫光了衣服抱上來,也是這樣僵。

那天他雖然喝醉了,卻並非全無意識,她青澀地撲上來,還強裝老練的模樣,他都記得。

如果不是在最後時刻,他冇了定力,主動“幫”了她,又怎麼可能讓她得手。

葉星叢還在生氣,並且抗拒他的接觸。這個認知讓秦梟覺得沮喪,更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我今天跟田溪一起睡。”她下意識地拒絕。

“是麼?”秦梟淡淡地抬眸看那個叫田溪的女孩。

“啊,不不不,星叢,你當然要跟秦總一起睡。而且,我晚上打呼很厲害你睡不好……那個,我先上去了!”田溪還算機靈,被秦梟的眼神一看,馬上明白了什麼意思。

“我們先上去了,秦總。”一行人逃也似地先坐電梯上了樓。

留秦梟和葉星叢在大堂裡,引得工作人員紛紛側目。

“不想被我大庭廣眾下抱著走,就乖一點。”秦梟跟她耳語,強勢地把人帶到了自己的總-統套裡。

不到五分鐘便有人送了宵夜上來,羅宋湯,意式香腸。

葉星叢看著麵前的食物不想動,可看得出來秦梟確實餓了,他第一次喝了兩碗湯。

出差這麼久,今天又趕場子似的坐了兩趟飛機,一定很辛苦吧。

葉星叢突然就不想跟他計較了,算了,反正這次已經決定要原諒他了。

“你昨晚冇睡好?”反而是他放下碗,看著她眼底的青色,先問。

“嗯,冇睡。”葉星叢極力壓製著自己的脾氣。

秦梟歎了口氣,把碗碟推到一旁,伸手把人抱在了腿上。

“我還有解釋的機會嗎?”他把下巴擱在她的肩上,嗓音低沉,透著疲憊。-